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君在线

人在谷底,灵在峰巅;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日志

 
 

【引用】2011年高考湖南卷满分作文六篇(引)  

2011-06-27 16:03:18|  分类: 高考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引用自中学语文教学《2011年高考湖南卷满分作文六篇》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60分)

某位知名歌唱演员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谈到自己的变化:过去她出场面对观众说的第一句话是“大家好,我来了!”而现在她说的是“谢谢大家,你们来了!”

也许类似的变化曾经发生在你的身上或身边,也许你对此有自己的感受和思考。请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记叙文或议论文。

【满分作文六篇】

懂得有你

从过去的“大家好,我来了!”到现在的“谢谢大家,你们来了!”知名歌唱演员上台问候的改口,让我到了一种谦逊的美德,一种感恩的心态,一种换位的思考,一种平等和尊重的意识,但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懂。用咱老百姓的话说,就是这位腕儿终于懂事了:懂得了观众才是衣食父母,观众才是载舟的水,观众才是把你当回事的人。

因为懂得,所以感念。

高考入场的铃声响了,孩子们一个个接受安检进入教室,老师们按程序把试卷一张一张发到他们手上,总是不断地有听到“谢谢”的声音,在这样紧张的时刻,这样的一声声“谢谢”,是感激,是体谅,更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良好素养,令人感动。因为他们懂得,老师们不仅是在尽一份职责,为他们保驾护航,更是怀揣着一份良好的祝愿,送好他们高中阶段的最后一程。

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小护士已经是第二次没有扎中血管了,本来就红润的脸蛋此时更是憋得通红,手有点微微发颤。“别着急,小妹,慢慢来,就当是给大姐扎针灸吧。”一句诙谐而暖人心的话,让小姑娘平静了许多,终于,有鲜红的血液流入到针管里。因为她知道,每个人都有刚开始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曾经,也是那些温厚的长者的许多的宽容和鼓励,才让自己这么顺畅地走到今天。

因为懂得,所以尊重。

给楼道的管理员一声问候;为出门的老人按久一点电梯;帮家政的阿姨削个苹果;给一脸茫然的外乡人指个路;向大雨中练摊的农妇多买几个西瓜,回来再到处送人;把淘汰的旧衣服清洗干净,用塑料袋装好小心摆放在垃圾桶边……因为我们和他们一样,也有为生计奔波的时候,也有处境艰难的时候,也有老而不便的时候,尊重他们,就是尊重我们的乡亲,我们的长辈,尊重某个时候的我们自己。

因为懂得,所以敬畏。

无知者无畏。不知敬畏,是因为源自无知。碰了壁了,可能才知道原来父母的容忍是爱的呵护;跌得惨了,可能才明白自己原来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被打败了,可能才发现原来有无数对手的实力不可小觑。栽了跟头的苏轼终于知道了有一种虫子叫“黄狗”,有一种鸟儿叫“明月”;有了对比的廉颇终于明白了有一种品德叫做“心怀天下”,有一种胸怀叫做“大局为重”;降了白旗的日本人终于见识到了一个民族叫“中华”,有一种精神叫“不屈”;非典了甲流了地震了海啸了泥石流了,人类才可能逐渐意识到有一种谬论叫“人定胜天”,有一种法则叫“咎由自取”,有一种天伦叫“敬畏自然”。

但愿有朝一日,我们都能懂得,因为有“你”,我们的世界才能幸福而圆满。

 

世间再无真“狂”人

为何一位知名歌唱演员出场面对观众说的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成“谢谢大家,你们来了”?这完全是功利的社会在作怪,这样的社会磨去了所有人的棱角,使得人们都成为了滑头滑脑的“圆”。

悲哀也就来了:世间再无真“狂”人。

有诗云:成熟了的/都必须低着头么?从社会的角度看,是的,而且是不得不。看看那些名人,有谁敢不低头以示谦逊?有谁敢露锋芒?大师是清一色的戴一副眼镜,腋下夹着书,低着头匆匆地走,显出儒家风流,大官是清一色的西装革履,笑容满面,和祥可亲,手里提着公文包,见人就笑,还有专家啦,成功人士啦,这些“成熟”商人无不这样,他们以前完全不是这样的,是功利的社会改变了他们。他们为了人气,为了知名度,为了粉丝而不敢露出锋芒。就以那知名歌唱演员来说,他还是因为一句“大家好,我来了!而在社会上栽了不少跟头,他人气少,红不起来,于是他变了,变得圆滑了。

因此,当整个社会都圆滑了的时候,也就”世间再无真“狂人”了。为此,我要高呼:世间曾有真狂人!

风度翩翩的儒者龚自珍自述:“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他金榜高中时谈及恩师时“狂”言:“居然是上无名小辈王植!”这自然是他“亦狂亦狭亦温文”的体现,当代学者钱钟书这时对老师极不满意,而戏言老师太笨、太懒、太俗。狷介之士刘文典更是狂得痛快,他狂言:“天下懂庄子的就两个半:一是庄子本人,一个是他自己,剩下半个大伙共抢!”当人们提议把沈从文升为教授时,他大喊:“我不给沈从文四毛钱!”自言“十年以后当思我,举国犹狂欲语谁?”的李敖不顾社会的功利,也狂得洒脱。他有《传统下的独白》一书的封底写道:“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写白话文的前三名的:李敖、李敖、李敖。嘴上骂我吹牛皮的,心里都为我供了牌位。

这些都是“狂”人啊!他们的狂,构建了中国民族屹立的傲骨,这种真狂,是时代的顶梁柱,是历史的撑天树,是一种良知的傲慢!

可叹,当代社会,这种狂被名利吞食了,这种“良知的傲慢”也被风尘遮盖。于是,都变了。

当所有的人都将“大家好,我来了”改成“谢谢大家,你们来了”时,世上再无真“狂”人,这不是时代的悲哀吗?

 

芥子纳须弥

那些把灯背在身后的人,只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泰戈尔

我问佛:世间为何多苦恼?

佛曰:只因太专注于自我。

我问佛:何谓专注于自我?

佛领我走出庙宇,庙外绚烂的阳光笔直地投射下来。佛曰:你背对着太阳而行,看见的是什么?

我说:只看见自己的影子。

佛曰:那面向太阳而行呢?

我看到了远处皑皑群山,以及山腰盘旋的苍鹰,还是影影绰绰的牛羊和牧人。只是,不再看见面前的地面上有投下的阴影。

佛曰:“背光而行时,你眼中只有自己。向光而走时,你看到的是整个世界,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只看到自己的话,不过是茫茫须弥中一粒微不足道的芥子。若放眼远望,胸纳天下,心系苍生,则须弥山也不过是你眼中的一颗芥子。

我问佛:万生困于自我之中,则该如何?

佛曰:红尘十丈,却困芸芸众生;仁心虽小,也容我佛慈悲。你要看到,这个世界并非只有你一人。郁郁黄花,无百般若;青青翠竹,终是法身。把那一花一树一菩提都看做组成自我生命的一部分,则可心纳天下。

佛也曾如你般迷茫无知。直到一天,我在路上遇见一位种树的老人。我问他,这树多久开花结果。老人说要七十年。我问他,你觉得你能活七十年吗?老人说,我看过它开花,也品尝过它的果实,既然前人肯为我栽树,那我为何不为后人栽树呢?

那位老人,他是一颗能收纳须弥山的芥子。他在享受别人带来的成果时,没有迷失在自我的享受中。他在为未来而奋斗。

我背对太阳,只看到自己的影子。夕阳下山后,我的影子也消失了。

佛曰:佛门修为的境界为:勘破、放下、自在。唯有放下自我,多去关怀,广施仁心,方可自在。

我说,我只是红尘路上一颗微小的芥子。这个世界拥抱了我,所以我也要去拥抱它。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把自己当成一颗纳下须弥的芥子,不要再等着别人来包容,来关心,来爱护。在自我之外时,心系天下,胸怀苍生,则你我都能成为两颗不凡的芥子。

 

向日葵没有眼泪

记事起,院子里便有大片的向日葵,金黄向阳,是生瓣的那种,花期很长,盛夏阳光里绚烂成一片海洋,让人分辨不清哪一瓣在反射着阳光,只觉晕眩耀眼。

这是爸爸给我的礼物,出生时种下,每年留种,每年播种。

模糊记忆里存留有那个露水沾湿衣襟的清晨。起了大早,偶然发现花丛中蹲着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在悉心清除杂草,扶正微微倾斜的花株。

“爸爸,向日葵哭了吗?这上面沾满了泪珠呢!”彼时的自己似乎总是爱强调自己的见解,以为一切都是这样。

“没有,傻姑娘,向日葵是没有眼泪的。只要太阳一照射,它们马上就坚强乐观了。”年轻的爸爸少的耐心模样在那一刻便深深镌刻在我心中,好看的眉眼,高挺的鼻子,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嘴唇,还有那浅浅的微笑。

于是,有了记日记的情怀的年纪,便在日记本扉页写下这句话——向日葵没有眼泪。

时光冲刷大地,向日葵盛开又凋谢,而我也长成参天模样。不改的是倔强与固执,一如儿时记下那句话,心中却还惦记着向日葵的泪。

终于走到高三,以为开始积淀内心,茁壮成长,以为自己足够完美,心灵强大,以为一切都将按着心中的轨迹发展延伸,就像向日葵的自然旅程。

“爸爸,你到了吗?我们下课了。”难得的休息日,约定了和爸爸吃饭谈心,在这人生的转折点似乎与爸爸也变得亲密起来,至少不见年少的冲突。

“爸爸还有些事,你在校门口等一等吧!”似乎真的很忙,电话就这样草草挂断。

天气还有些冷的季节,下午的天是阴沉着的,有风吹过,不是浅吟低唱而让人心烦意乱。街道上甚是忙碌,车辆,人流,喧嚣,尘土,杂糅在一起。一滴两滴的雨就在这里开始肆意倾泻,慌乱中躲进了值班亭。湿湿的外套贴看后背,心里终于开始抱怨起来。

最后,当那个身影出现在街的对面,我竟没有叫出口,只看着雨滴拍打他的身杆。没有期待和惊喜。他的裤脚早已沾满了泥水。年轻时直立的发此时已服服帖帖趴在头顶,有些开始染上霜华。或许是我长得高挺了,总觉此时的他变得不再高大威武,再也没有儿时痛斥我的个挺拔模样。

我慢慢走出值班亭,朝着他的方向迎去。时光渐渐赋予我怀念和遗忘的力量,过去我觉得我不能理解他,现在觉得爸爸就像一枚翠绿色的叶子,背面蒙蒙一片,将它翻转过来,叶脉清晰呈现在眼前。现在与过去叠加,记起的是若干年前的那个清晨,他告诉我向日葵没有眼泪。而我,还是泪流满面站定,等待他潮湿而温暖的拥抱。

爸爸,原谅我的自我与固执。成长将其带走,我依旧要你的宽容来教导,教会我不再自我,不再骄傲,用心感受一切支持与爱意。

真的,向日葵没有眼泪,因为太阳会灼干它的泪。而我的太阳就是父亲,教我爱我的父亲。

 

把自己看淡

小泉涓涓,入大海方可不涸;孤松傲立,入山林方可不折。泉入乃成其大,松入林方成其广。只有把自己看淡,愿与他人汇成海集成林,方可成就不朽。

把自己看淡,是睿智。请君拨开历史的风烟,你可听见战马嘶嘶西风长啸。在这声响之中,我看见了汉高祖,“吾将军未若韩信,运筹未若张良,抚军未若萧何,微三人,吾不知其可也。”你看你看,那在大风起兮云飞扬之际威加四海的刘邦此刻竟有如孩童,认为天下之事皆须因人之力。事实真是如此么?答案是否定的,韩张萧三人实能将军,但刘邦能将此三人,他把自己看得很轻很轻,换来三位忠臣把他捧得更高。

“总把自己当珍珠,便时时有被埋没的痛苦,不如安心地做泥土,任众人把你踩成坦途。”诗人鲁藜如是说。

把自己看得重极高极者,亦有之。心理学上有一种疾病,名曰“自恋型人格障碍”,这种人有极强的优越心,与之相伴的是极重的妨忌与脆弱的自尊。他们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几乎可称之为“唯心者”的病态体现。这种人的生活可想而知,众叛亲离而已,医学上用两个字概括之——“有病”。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弘一法师如是说。若春天只有华枝一脉,那春天岂非荒芜,若天心只有夜月一轮,那日夜岂非孤寂。把自己看淡,把眼界放宽,世界和心,便同时大了。冰心奶奶曾说:“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正在此理。

把自己看淡,是因为别人帮助自己太多。那位知名演员若无观众的捧场,她如何知名?牛顿若无伽利略笛卡尔胡克的帮助,他怎能总结出三大定律?开普勒若无第谷几十年如一日的辛劳,他怎能发现行星运动的规律?

李白十五习剑术,孙策十七立江东。我今年少,亦为十七。我的眼前有无限天地,我的前方乃芳草萋萋,我知道这非我一己之功。若非我的父亲如西西弗斯般坚韧地推我日日向上,若非我母亲如该亚般时时给予我力量,我今日断非如此!我爱我家,我们把自己看得极轻,把对方看得极重,所以我们家的爱,很浓很浓。

老子曰:“夫之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朋友,像那知名的演员一样把自己看淡吧,把自己看淡,让时间成就你的浓,让他人成就你的荣!

 

低姿态的高贵

有一种高贵叫做低姿态。

你也许有些不解。从小便在“我很重要”的呼喊声中成长,习惯了抖动着思想,张扬着个性,习惯了鲜衣怒马红刀的年少轻狂,为何要放低姿态,去俯身闻身边的花香?那就请放慢脚步,且听我与你细说。

你可知谦谦如玉的君子的姿态吗?君子的高贵,在于他们总是俯下身子,伸出手,笑问这世间是否需要帮助。俯身的一刹那,君子那温润如玉的素养便如清泉般流出,令这世间,馨香流淌。

高中的头颅也许是你豪迈意气的标志,但脚下你不曾留心的石块也许会绊住你的脚,漂浮的思想若没了根系,不肯低头俯身,便会感到空虚与渺茫。俯身,也许生命的风景就在路旁,待你去发现。

你可听说过,弘一法师圆寂之时再三叮嘱弟子在身体旁放置一碗清水,只为使嗅味而上的蚁虫在焚烧之里能有个安身之所。人人景仰的弘一法师将姿态放低,放在尘埃里,注意到了世界的蚁虫,如此的低姿态,令人何等动容!他俯身在淤泥里开出的花,洁白、硕大、缀成一片,点亮了他人生的风景,铺排出了他生命的意境,渺远而奇绝、凛然而热切。

我注意到你目光中的惊讶与首肯了。你为弘一法师的低姿态而动容。那么,再听我说一说。

你可知道中国画史上最著名的画、书、印“三绝”的齐白石亦是一位低姿态的谦谦君子。文人相轻是同行的通病,而他却永怀谦卑之心,以低姿态视已。张大千办画展时,他第一个去捧场,他崇拜同行的三位画家,以诗明志,“我愿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如此低姿态,令人佩服,令人感动,更令人肃然起敬。大师的风范并不在于他强势的外表与斐然的成绩,而在于他成熟的外表下,是否有一颗饱满充盈的种子,圆润晶莹,能够在人间深处的土壤中深深扎根、生根发芽,开出饱满的花来,骄傲地绽放着人生全部的光荣与信仰,繁荣与梦想。

你的眼神中开始有了神采。你的脑海中勾勒着一代画师的形象,我听见心中在说,放低姿态,俯下身,也是一种高贵,一种高雅。

是的,你受到了震动,你内心的波澜透过目光传到我心底,但,我还有话要与你说。

温总理在下飞机后对一对等待多时的母子轻声说了声“对不起”,感动了世人;林志玲在一次商业演出中与人拍照,因身高太高,她弯腰与人齐平,七十多位影迷排队,他弯了七十多次,将自己从遥远的星辰中摘下来,送到人间,无数的星光点缀成高贵的海洋,贯日长虹,骀荡春风。

你可知,轻狂不是罪过,意气不是犯错。倘若你能扎根于生活的土壤,不去做那漂浮不定的浮云,你的生命将诗意盎然,截取一段便可成诗成画。

我看见你眼中的豁然开朗了,你嘴角上扬,眼光中有神采在飞扬。

你呢?你问我。

我将放低姿态,俯身闻得一地芳香。我答。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