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君在线

人在谷底,灵在峰巅;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日志

 
 

【引用】最美的爱情,死在民国时代。。。。。  

2011-12-04 16:12:17|  分类: 人物图片素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民国名士中就有这么一批人,也许金戈铁马,也许沉浸研究,也许埋头著述,但他们心底最温柔的地方,始终为一个人保留。侠骨柔情的男人是最男人的男人,为爱而生的女人是最女人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和女人碰到一起,会抛开外界的纷扰,在乱世中逍遥,他们纵心随性,碰出的爱情之火,比烟花还要绚烂。 
     那个时代再也不会到来,一如爱情将成为再也买不起的奢侈品。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杨绛在东吴大学上学时,当时流传,追求杨绛的男同学有孔门弟子“七十二人”之多。 26年东吴大学因学潮停课,杨绛北上清华借读。钱钟书的表弟坏坏的,他告诉表兄,杨绛有男朋友,又跟杨绛说,他表兄已经订婚! 然钱钟书痴迷,情书一封一封,终于打动了杨绛,后钱钟书约她相会。 见面后,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杨绛则说:“我也没有男朋友。”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在别人印象中“书呆子”气十足的钱钟书,在生活上对杨绛却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钟书一向早睡早起,阿季(杨绛)晚睡迟起。在牛津住入新居的第一天早晨,钟书大显身手,烤了面包,热了牛奶,还有黄油、果酱、蜂蜜,用托盘端到阿季床头,阿季又惊又喜。从此早餐便由钟书负责制作,这个传统一直持续到老。” 
    钱钟书: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中国近代史上饱受争议的人物,撇开他的政治立场。 
我们单看他与陈璧君的动人传奇爱情。  
他们相识时,汪精卫26岁,陈璧君17岁。 
彼此相恋却没有更进一步,因为当时两人已都有婚约。 
于千万人之中他们相遇,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却只能说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直到陈璧君得知汪精卫刺杀摄政王之事。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当得知心爱之人要为理想赴死,试问天下谁又能静下心呢。她去找了汪精卫,当汪精卫说到明天将在爆炸中和载沣同归于尽,这或许将是他们最后的一夜。她拉著他的手轻声地哭泣,他想找一些话安慰她,却又说什么也说不出。后来刺杀计划失败,汪精卫被捕入狱,一日狱卒给汪精卫塞进十个鸡蛋。每一个鸡蛋上写著一个小小的“璧”字。
       激荡之余,他当即写成一首《金缕曲》让被买通的狱卒送给陈璧君。“别后平安否?便相逢凄凉万事,不堪回首。国破家亡无穷恨,禁得此生消受,又添了离愁万斗。眼底心头如昨日,诉心期夜夜常携手。一腔血,为君剖。泪痕料渍云笺透,倚寒衾循环细读,残灯如豆。留此余生成底事,空令故人潺愁,愧戴却头颅如旧。跋涉关河知不易,愿孤魂缭护车前后。肠已断,歌难又。几天后,汪精卫收到狱卒转来的陈璧君的一封信,陈璧君在信中说:“我们两人虽被牢狱的高墙阻挡无法见面,但我感到我们的真心却能穿过厚厚的高墙。我将遵从你的忠告立即离开北京,不过在此之前有一件事想和你商谈。你我两人已不可能举行形式上的结婚仪式,但你我两人从现在起,在心中宣誓结为夫妇,你看好吗?”世间怎会有如此痴情之人。汪精卫为陈璧君的真情所感动了,世间又有什么比这种心中的婚约更象征着真正的爱情呢?汪精卫咬破手指,用鲜血写下一个大字“诺”。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17岁时,出身于书香门第、名门望族的王玉玲嫁给大她25岁的国民党将领张灵甫,成为他的第四任妻子,三年以后,张灵甫陨命于孟良崮,她从此寡居60余年。    
    王玉玲容貌出众,性格上又十分冷傲。就是这样在别人眼里的冷艳美女。却1945年的某一天对当时42岁的张灵甫一见倾心。抗战胜利后,上海金门饭店见证了一代抗日名将——时任国民革命军七十四军中将军长的张灵甫与倾国倾城的王玉玲结为了夫妻。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三年后,到了那片荒山上。回天虽无力,将军不肯降。 舍了生命,殉了信仰,一纸遗书,写尽了铁血柔肠。三年的甜蜜转眼间烟消云散,从小到大,无论何时,王玉龄总像一朵花,明媚鲜艳,引人瞩目。这仿佛是她的命,躲不开,也躲不了。或许在中国等待红颜命运注定是悲情的。生为红颜,倾国倾城,到底是她的幸福,还是不幸呢? 
        夫死战场子在腹,妾身虽存如昼烛。她一生守寡,把孩子养大。每天夜里王玉玲总是对着星空,风徐徐的吹来,仿佛有淡淡熟悉的味道。她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她能感到张灵甫就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淡淡微光下,一点一点的泪痕,伤了心的女子。你匆匆的脚步,划过她的生命,就注定了她只能在夜空下默默的思念。夜空里有个声音在问,如果回到过去,你还会选择他吗?还会选择如此短暂的爱吗?忽然,她转过身去,向着那远方未知的天空深处,深深凝望,那一眼又是怎样的情怀?我愿意!!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周瘦鹃与周吟萍:爱到地老天荒 
周瘦鹃一生念念不忘紫兰花,也只因周吟萍有一西名Violet,名为念花,实是念念不忘其人。

     柔风细雨的江南,是滋生爱情的温床。18岁的姑苏才子周瘦鹃暗恋了。他爱上上海务本中学“校花”周吟萍,一位活泼秀美、风姿绰约的富家千金。周吟萍豆蔻年华,善唱昆曲,牡丹亭游园惊梦诸折,均能琅琅上口。在务本中学一次联欢演出上,台上的周吟萍,生动俏丽,风华绝代,周瘦鹃一见倾心。
    少年情事,总是怯怯。周瘦鹃幼年丧父,家道贫困,虽在文坛小有名气,但他的内心是自卑的,“记得城南花巷里,疾心日日伺秋波。”伊人放学回家的小巷,徘徊着他守候的身影,她家门前、学校门口,也闪动着他羞怯的眼神。三月后,被爱的风帆鼓胀得发疼的心,促使他鼓起勇气提笔给周吟萍写信,信里措辞谦和,却难掩殷殷情意。寄出后,他坐立不安,辗转反侧,夜难成眠,怕唐突了佳人,又怕石沉大海,三日后,她回信了!拿着粉红色的信笺,他的心像春风吹绿的林地,蓬蓬勃勃开了遍地的紫罗兰—紫罗兰,那是她的最爱,她的英文名(Violet)—这些盛开的紫罗兰,直到他生命终结,都不曾在他心中凋谢。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1913年,病榻上的保定军校校长蒋百里爱上了护理自己的日本护士佐藤屋登,1914年秋,蒋百里终在塘沽码头迎来新娘,假天津德国饭店与佐藤小姐结成百年之好。婚后,蒋百里为他的夫人取了一个汉文名字“左梅”。 他们生有五个女儿,但左梅夫人从不教女儿们学日语,平时一家人都用一口地道的北京话交谈。 
     抗战军兴,左梅夫人说:“中日交战,是日本军阀侵略的过错!”1937年,蒋百里将自己的轿车捐给国家支援抗战,而左梅夫人变卖了许多首饰等值钱之物,买来布匹、纱布,与女儿们一起,夜以继日地赶制军衣及绷带纱布,送往前线,救护我伤病员。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1932年,年轻的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周培源与素有北平女子师范大学“校花”之誉的王蒂澂喜结连理,成为清华园里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伴侣。此后六十多年,不离不弃,王蒂澂晚年瘫痪在床,每天早晨周培源都要到老伴房里问安:“你今天感觉怎么样?腰还疼不疼?我爱你,60多年我只爱过你一个人。你对我最好,我只爱你!”周先生晚年右耳失聪,说话总是大声嚷嚷,于是,周家上下老少每天便要听他公开的“爱情宣言”,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1993年11月24日,周培源永远的走了。王蒂澂一时不能接受,埋怨老伴:“不讲信用!说好先送我,可连个招呼都不打,说走就走,连个再见都不说。”随后,她平静地料理了丈夫的后事,老伴的衣袋里,装着一张她让女儿代写的纸条:“培源:你是我最亲爱的人,你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今天看来,周培源与王蒂澂的爱情就像默声片时代电影里的一个动人场景,值得我们用心去细细品味。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与金岳霖追林徽因一样,追求王蒂澂失败的清华教授叶企孙也以终身未娶而告终结。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20世纪初,西方人曾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辜鸿铭有逛青楼的嗜好,回国后在张之洞幕府做洋文案时常与一干友人到青楼寻花问柳。 有一天闲来无事,辜鸿铭和一帮朋友又去青楼消困解乏,遇到了清新可人的日本女子贞子。 不仅替她赎身,还将她娶进门,作为小妾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1936年4月,西子湖畔,六和塔下,一场轰动中国电影界的集体婚礼在此举行:赵丹与叶露茜,蓝苹(即后来的江青)与唐纳,顾而已与杜小鹃,6位电影红星在塔前由沈钧儒证婚,郑君里主持仪式。然而正所谓“六和塔下六不和”,这三对夫妻的波折真可谓历尽传奇。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赵丹在新疆不被盛世才抓获。叶露茜闻讯曾赴新疆营救,未果。后来,她听说赵丹已被杀害,痛不欲生,准备自杀,但由于孩子的缘故只得作罢,并委身嫁给了剧作家杜宣。几年后,赵丹逃出新疆,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叶露茜。此时,叶露茜已怀上了杜宣的孩子,她对赵丹说:“我已经毁了一个家庭,我不能再毁另一个。”两人就此彻底分手。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蒋碧微出身贵族小姐,徐悲鸿则是落难书生,那一年,徐悲鸿寄居蒋家,效仿张生丢给小姐一枝梅花,托人问:有人要去欧洲,你愿不愿意一起去?心仪徐悲鸿才华的蒋碧微,不顾自己已经与他人订婚,毅然回答:要去。于是徐悲鸿把一枚刻着“碧微”的戒指,戴在了蒋的手指上。蒋留了一封自杀的假遗书给父母,两人瞒天过海,渡船数月,开始艰难的求学生涯。两人的爱情,开始于“冲动的帆,遇到了盲目的风”。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林语堂和廖翠凤婚后商量说:「结婚证书只有在离婚时才有用,我们烧掉它吧,今后用不着它的。」一根火柴将结婚证书烧掉了。此后俩人果然相守了一生。他说幸福很简单:「一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爱人给你说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说到博学,如果陈寅恪自认第二,大概没有人敢称第一。 而陈寅恪、唐筼是一对结发并白头偕老的夫妻,一对相濡以沫、荣辱与共的夫妻。他们琴瑟和鸣、真情相爱,演绎了一段传统文人的婚姻佳话。 
 
五四运动时,陈寅恪尚未婚,有人问他的爱情观, 
他说:一等爱情是爱上陌生人,可以为之死; 
二等爱情是相爱而不上床; 
三等爱情是上一次床而止,终生相爱; 
四等爱情是相爱一生; 
五等爱情是随便乱上床。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陈受聘于清华国学研究院,与赵元任是同事。陈寅恪“愿有家而不愿做家”在赵家搭伙。赵元任的妻子杨步伟是有名的热心人,又快人快语。见陈寅恪快四十岁了,便对他说:“寅恪,这样下去总不是事。”陈寅恪答:“现在也很快活吗,有家就多出一些麻烦来。”赵元任幽默地说:“不能让我太太管两个家啊!”于是赵元任夫妇就与清华学校的体育教师郝更生合谋为媒,将郝更生的女友高仰乔的义姐唐筼介绍给陈寅恪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陈寅恪与唐筼两人一见钟情,都很珍惜这命中注定的姻缘。 
而唐筼好像专为陈寅恪而来到这个世间。陈寅恪故去不久,她亦步其后尘而去。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教我如何不想她 
“神仙伴侣”——赵元任、杨步伟 
如胡适所赞扬“是一对为人所羡慕的佳偶。” 
两人白头偕老,不仅庆贺了金婚(50年)而且又加上10年,结婚整整60年,甲子一周。  
图为美国加州大学的赵元任、杨步伟纪念馆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人间仙侣杨宪益和戴乃迭 
      从1940年随杨宪益来中国后,除了因公出访,戴乃迭只回英国探过一次亲。60年来,她从没想过离开中国、离开杨宪益。她把一生献给了爱人和她的第二祖国。每次想到这些,都让杨先生感到无限怅悔。

       自从妻子不幸离世,杨宪益放下了手中的译笔,谢绝了与朋友的来往,他的生命也仿佛凝固,活在对戴乃迭的思念和对往事的追忆中。每天一包烟,陪他看电视,看日光恍惚从暗到明再从明到暗。“怕什么呢?都这么老了。”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他爱上了他的女学生张兆和,因为讷于言辞,沈从文展开了情书攻势,几乎一天一封,张兆和不胜其扰。后来流传沈从文为情所困,欲要自杀这样的消息,张兆和没办法,带了他写的三百多封情书去找校长胡适,并把信拿给胡适看,说:“老师老对我这样子。”胡适答:“他非常顽固地爱你。”她马上回道:“我非常顽固地不爱他。”胡适竟然乐呵呵地表示,沈从文是个人才,我帮你跟你爸爸说说,做个媒。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就这样,沈从文继续对张兆和进行“骚扰”。后张毕业回了苏州老家,沈在带了一大包西方文学名著敲开了张家的大门。沈从文鼓起勇气写道:如果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张父极为开明,欣然同意。于是张兆和给他发了一封电报,电报上只有七个字:“乡下人喝杯甜酒。”沈从文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他曾经写: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其实诗人会老,但他的情愫不老。张兆和的二姐张允和在回忆中写道:文革期间,她去探望沈从文,准备下放的沈从文正在整理行装,看到二姐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又哭又笑地说:这是三姐给我的第一封信。说着就汲溜汲溜地哭起来,快七十的老头儿竟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哭得又伤心又快乐。 
        生不是同一日,但死可合眠一地!

 

最美的情爱,死在民国时代。。。。。 - 生命如歌 - 云去天更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那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那儿也去不了,你还是依然把我当成掌心里的宝.... 
      周有光、张允和夫妇是一对令所有人都眼热的情笃伉俪。 
      他们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他俩每日要碰两次杯,上午红茶,下午咖啡。这个习惯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雷打不动。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